Flash banner

放生带来的生态风险

2014-02-15 13:39:00
bjshuiye
原创
570

很多热爱动物的人没想到的是,民间私自放生,已经成为许多生态系统遭“外来客”入侵的主要渠道之一,也是造成动物感染病毒或者水土不服死亡的罪魁祸首之一。不正当的放生,已经给生态系统带来了巨大风险。

外来物种的“幕后推手”

中国是世界上遭受生物入侵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每年中国都因外来入侵种产生上千亿元的经济损失。盲目放生,会对生态造成无可挽回的破坏。有专家表示,在各种外来动物类群中,一些鱼类、两栖爬行类和鸟类的外来入侵很可能就是由放生引起的。在这些造成严重危害的外来入侵种中,福寿螺和红耳龟正是两种典型的因放生而入侵的物种。

当原本不属于一个地方的物种被放生后,这个物种在这个地方适应并顽强生存下来时,就会挤占该地原有物种的生存环境,造成原有物种的死亡甚至灭绝。近10年来,大量放生的猫进入公园,它们没有吃光园内的老鼠,却吃光了公园的松鼠,造成生态失衡,一些公园不得不买一些松鼠补充到公园中。

更为严重的,黄河下游河段和河口地区,生态系统复杂而多样,水生生物丰富且独具特色。然而,山东省淡水水产研究所资源与环境室2013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外来的杂交鲤、镜鲤、锦鲫、杂交鲟、革胡子鲶已定居黄河下游河道,外来的巴西龟、克氏原螯虾(小龙虾)、牛蛙等在山东鄄城至东阿河段的渔获物中,也占了较大比例,外来鳄龟等更是频繁出现在山东高青至垦利段水域,而放生就是“幕后推手”之一。

水土不服的后果

各类物种都有适合自己的生存环境,如果改变环境,小动物们很有可能会因水土不服而死亡。

很多人并不了解动物,认为动物放到河里、山里就会活,这是误区。很多养殖的动物,尤其是宠物已失去了独立生存的能力,成为饭来张口的“寄生虫”。被释放到不适宜生存的环境中,这些动物很可能会死亡。要放生,只有部分动物经过一段时间的野化才可以,而且放生要找到适于动物生存的环境,把一只南方,或热带的动物,放到北京的山里,与把鱼放到没有水的河里没有区别。

然而,在专业人士眼中,放生却造就了一个巨大的悖论:一方面,放生者希望通过放生的方式,实现不杀生的目的;另一方面,违反生态学规律的放生,恰恰很难实现这个目的。

关于盲目放生的危害,容易想到的是,很多放生的动物长期被人工饲养,已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野外生存能力,这时候“放生”往往就意味着“杀生”,好心却办了坏事。比如,笼鸟在放生后因为缺乏飞行能力和觅食能力,常常很快死亡。而放生的鱼类和其他水生动物,因为不适应水温、水质的变化,死亡率也非常高。

考虑到放生家养动物有如此明显的问题,一些商贩就从野外捕捉野生动物,在市场上出售,诱使放生者购买放生,形成“捕—售—放”的灰色产业链。这种“放生产业链”对野生动物的危害很大,对一些原本已经因为人类活动而濒危的野生动物来说,是雪上加霜。另一些本来没有贸易价值的野生动物,也因为有了“放生”的价值而遭殃。这些被折腾后放生的野生动物,存活率同样很低,特别是在放生地的生境和原产地差别巨大的时候,就更是如此。

这样看来,似乎放生的问题主要是“死”的问题——起不到让放生的动物在野外继续存活的效果。然而,如果放生的动物都能活下来,又会造成新的问题,甚至比“死”的问题更严重。

因为,一些被放生的动物,携带有病原体,比如鸟类可能携带有禽流感病毒,放生后,如果它们存活下来,这些病原体可能和当地野生动物携带的病原体相互杂交,产生毒性较大的新类型。这不仅会在野生动物种群中传播,甚至可能转变为新型人类传染病。更重要的是,盲目放生的动物,有可能在放生地造成生物入侵,破坏当地的生物多样性。

“动物复健”措施

专业性最强的“放生”,大概要算野生动物保护中的“动物复健”措施了。动物复健在形式上也是把动物放归大自然,而且欢迎公众参与。但是和一般的放生不同,动物复健放归的动物,首先必须是因受伤等原因必须得到人工救治的本土野生动物;其次,在放归之前需要做很长时间的治疗和护理;再次,是否能够放归还要进行严格评估,放归的时机也须慎重选择。正是动物复健这些必要但“很麻烦很累”的步骤,保证了放归的动物不仅没有入侵的风险,而且能有最大的成活率。

对一般人来说,参与动物复健也许门槛太高,相比之下,渔业部门在“增殖放流”时邀请放生者一同参与,是一个比较可行的办法。增殖放流是一种渔业措施,是将人工繁育的鱼苗等本土水生生物幼体放归天然水体,以补充、恢复和改善其天然种群状况的方法。

由于渔业也是国民经济的重要产业,普通民众对水生生物的放生活动,是受到法规明确约束的。比如北京市就有一个名为《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办法》的地方法规,指出市内允许放生的水体、放生的水生生物品种和质量,由市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向社会公布;对于非法放生行为,最高可处5000元罚款。

但是,只有惩戒式的法规并不能起到很好的规范效果,需要有关部门主动引导放生者从事合乎法规的水生生物放生。在这方面,广东省积累了有益的经验,比如广东省放生协会就在韶关市建立了粤北放生基地,将增殖放流与其他放生活动很好地结合在一起。

另外,很多放生法会由佛教寺庙主持,通过与佛教寺庙沟通,普及科学放生知识,再由寺庙引导信众开展合理的放生活动,也是可行的办法。比如,北京的广化寺就与多家动物保护机构合作,大力提倡放生要合乎佛法本意,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