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banner

坚守8亿亩湿地红线

2014-01-16 21:03:00
bjshuiye
转贴
385

     数字说话

    525.94万公顷vs339.63万公顷

    据新华社报道,1月13日发布的第二次全国湿地资源调查结果显示,近10年间,我国湿地保护面积增加了525.94万公顷,湿地保护率由30.49%提高到43.51%。但同时,调查结果还显示,近10年来,我国湿地面积同口径下减少了339.63万公顷,超过两个北京市的面积,其中自然湿地面积减少了337.62万公顷,减少率为9.33%。

    据了解,全国湿地总面积为5360.26万公顷,湿地率为5.58%。近10年来,新增国际重要湿地25块,新建湿地自然保护区279个,新建湿地公园468个。

     保存了全国96%可利用淡水资源

    湿地指天然或人工形成的沼泽地等带有静止或流动水体的成片浅水区,还包括在低潮时水深不超过6米的水域。湿地与森林、海洋并称全球三大生态系统,在世界各地分布广泛。湿地生态系统中生存着大量动植物,很多湿地被列为自然保护区。我国是世界上湿地和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

    湿地、森林、海洋是地球的三大生态系统。森林被称为“地球之肺”、海洋被称为“地球之心”,而湿地则被称为“地球之肾”,有着净化水质、降解污染的作用。湿地的类型多种多样,通常分为自然和人工两大类。自然湿地包括沼泽地、泥炭地、湖泊、河流、海滩和盐沼等,人工湿地主要有水稻田、水库、池塘等。我国的淡水资源主要分布在河流湿地、湖泊湿地、沼泽湿地和库塘湿地中,湿地保存了全国96%的可利用淡水资源,湿地是淡水安全的生态保障。

     滨海湿地汇聚全国水鸟种类80%以上

    湿地是候鸟旅程中的驿站,是它们觅食的唯一场所。湿地的破坏,将直接导致候鸟的死亡。

    黑脸琵鹭是全球濒危珍稀鸟类,它是仅次于朱鹮的第二种最濒危的水禽,国际自然资源物种保护联盟和国际鸟类保护委员会将其列入濒危物种红皮书中;在中国则被列入极度濒危鸟种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2012年全球同步调查数量估计2693只,主要越冬地在台湾、香港、福建、广东、海南、日本、越南等河道入海口的滩涂湿地。

    近年来,黑脸琵鹭在各栖息地路湿地迅速萎缩,海岸滩涂湿地的围垦以及污染、过度捕捞水产品导致其数量骤减。2011年仅记录到1848只,同比下跌21%。虽然到2012年黑脸琵鹭的数目急升,但令人揪心的是,它们南下越冬时,已难觅落脚地。

    我国滨海湿地汇聚了全国水鸟种类总数的80%以上。2008年,全国鸟类环志(指搜集鸟类迁徙路线、繁殖、分类数据的研究方法)工作初步调查的数据证实,从我国过境迁徙的候鸟种类和数量约占世界20%至25%左右。

    然而近几年,途径我国东部滨海湿地的候鸟们,却面临着严峻的生存困境。过度的经济开发导致天然湿地面积减少,水质污染严重,湿地生态环境退化,进而导致大量候鸟种群减少。从目前情况看,这种现象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所有依赖湿地系统的鸟类数量都在下降,而大部分原因是由于经济开发。”荷兰格罗宁根大学著名鸟类学家托马斯·皮尔斯玛教授在谈到中国湿地与候鸟的关系时这么说道。

     湿地之殇

    “地球之肾”面临消失并非危言耸听

    过度捕捞、污染、基建占用……被称为“地球之肾”的湿地,空间正被不断挤压。根据13日发布的第二次全国湿地资源调查结果,虽然近年来我国湿地保护面积有所增加,但威胁湿地的因素更值得我们警惕。

    “虽然我国是世界上湿地类型齐全、数量较多的国家之一。但从总体看,面积在减少、功能在退化。”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湿地研究所研究员崔丽娟指出,近年来中国湿地保护力度逐渐加强,退化速度有所减缓,但湿地生态状况依然不容乐观。

    “‘地球之肾’面临消失的说法不是危言耸听。”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院长雷光春指出,湿地消失有两种表现,一是围垦之后湿地直接消失,二是湿地污染。湿地最大的功能是净化水质、降解污染,但污染一旦超过生态承载力,湿地就变成水下荒漠,对生态系统是毁灭性的打击。

    由于污染、围垦等原因,湿地生态系统功能下降,生物多样性减退。仅从湿地鸟类资源变化情况看,两次调查记录到的鸟类种类呈现减少趋势,超过一半的鸟类种群数量明显减少。

    除气候变化等自然因素外,人类活动占用和改变湿地用途是湿地减少的主要原因。“我国湿地资源面临的威胁呈增长态势。”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张永利表示,威胁湿地生态状况的主要因子,已从十年前的污染、围垦和非法狩猎三大因子,转变为现在的污染、围垦、基建占用、过度捕捞和采集、外来物种入侵五大因子。

     名义上的“保护”更应警惕

    调查显示,近10年间,我国受基建占用威胁的湿地面积增长了近10倍。照此速度,今天的湿地很可能成为未来的荒原。

    “围垦和基建占用是导致湿地面积大幅度减少的两个最关键因素,而且受影响的湿地范围占有较大比重。”张永利指出,围垦主要发生在沿海地区、大江大河的两侧以及湖泊的周边地区,基建占用主要发生在沿海地区。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沿海地区累计丧失和被严重破坏的滨海湿地近220万公顷,约占滨海湿地面积的50%。

    “由于为经济增长而释放的短视利益驱动,湿地不断受到侵占和破坏。黄海、东海、渤海每年滨海湿地退化速度相当快,一些传统上的海边盐田湿地几乎都消失了。”雷光春说。

    崔丽娟指出,当前各地都认识到了应该保护湿地,但真正怎么保护还需要商榷。特别要警惕名义上是在恢复和保护湿地,而实际上是在侵占和破坏湿地的现象,如,过度开发搞旅游甚至房地产。

    去年5月施行的《湿地保护管理规定》明确,国家对湿地实行保护优先、科学恢复、合理利用、持续发展的方针。国家林业局在刚刚出台的《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规划纲要》中划定了湿地保护红线:到2020年,中国湿地面积不少于8亿亩。

    “应该根据各个湿地不同的生态承载力进行分类,有的湿地要不惜代价地进行绝对保护,有的可以适当允许人类活动,但不论如何都应该有个生态容量的控制。”崔丽娟表示。

     保卫湿地

    需完善法律健全机制

    据第二次全国湿地资源调查结果,近10年来,全国湿地保护面积增加了525.94万公顷,湿地保护率由30.49%提高到43.51%。

    但调查结果还显示,全国湿地保护的空缺依然较大。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湿地候鸟迁飞路线、重要江河源头、生态脆弱区和敏感区等范围内的重要湿地,还未全部纳入保护体系之中。如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湿地保护率仅为51.52%,国家重要湿地保护率仅为66.52%。

    专家普遍表示,要建立健全湿地生态补偿机制。雷光春说,湿地生态补偿机制是很重要的公平发展机制。要建立一种可以评估、可以检验生态效果的机制,以促进社会对湿地保护的支持和认可,让周边老百姓在湿地保护中受益,这样才能把湿地保护带到合理正常的轨道上来。

    张永利指出,从管理角度看,国家还未出台湿地保护条例,湿地保护的长效机制尚未建立,科技支撑十分薄弱,全社会湿地保护意识有待提高。

    “湿地保护面对最大的瓶颈是法律不健全,现在湿地在国土资源里被界定为未利用地,这个问题不解决,各级政府会认为围垦是理所当然的。”雷光春说,要尽快制定出台湿地保护条例,明确湿地保护职责权限、管理程序和行为准则,对破坏湿地行为有相应的惩罚措施。

    (来源:科技日报)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